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详细内容钢铁煤炭行业资金链频拉警报

12月7日,国内生铁生产商四川圣达未能按期兑付“12圣达债”本息,成为继上月山水水泥超短融违约后的又一起信用债违约事件。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我国债市至少已有7只人民币债券违约,尚未包括国内企业在境外发行的债券违约案例。今年亏损严重的钢铁、煤炭等大宗商品行业成为债务违约爆发的重灾区。

昨日,四川圣达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无法按期足额支付2018年到期、票面利率7.25%债券的2175万元应付利息,也无法兑付3亿元的应付回售债券本金。对此公司的解释为受到外部经营环境及金融环境影响,企业生产经营业务受到冲击,同时资金流动性受到限制。

11月26日,“12圣达债”的债权及质权代理人天津银行成都分行发布特别风险提示公告,发行人全资子公司四川省富邦钒钛制动鼓有限公司生产经营出现重大不利影响。富邦公司生铁业务出现亏损,目前由于资金紧缺,其生铁业务处于基本停工状态。

近年来钢铁业内公司资金链着实捉襟见肘。今年前10月,中钢协统计的大中型钢铁企业累计亏损386.38亿元,其中主营业务亏损720亿元。行业负债率高企,仅86家重点钢铁企业负债总额就超过3.3万亿元。大小企业都难逃债务压力,今年10月20日到期的20亿元发行规模的“10中钢债”延期支付本期利息,回售登记期再度被调整为今年12月16日截止。

同属难兄难弟的煤炭行业也频现债务危机。最近的是11月17日云维股份披露云南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债务逾期约13.05亿元,“11云维债”担保人存在部分债务违约。

民营煤企更是深陷困境。今年5月,国内大型焦煤进口商永晖控股未能按时支付1315万美元的债券利息。11月4日,四川民营煤炭龙头企业恒鼎实业无力支付于当日到期的1.906亿美元公司债本息。

对于“12圣达债”的后续解决方案,四川圣达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在债务到期前已积极尝试引入新的投资人和合作者进行资产重组。目前正积极配合债权代理人和债权持有人实现对“12圣达债”质押物的质权,包括四川圣达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现为“长城动漫”)1000万股股票,公司持有的四川圣达水电开发有限公司9.75%的股权以及公司持有的峨眉山仙芝竹尖茶叶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等。

就其他违约案例来看,背靠国企和当地政府的债务违约有国家和政府的全力托底。“11云维债”出现部分债务违约后,云南省委、省政府立即提出了“债券融资不发生违约、债务不悬空、公司不破产”三原则。

然而,“刚性兑付必然被迫打破。”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告诉上证报记者,即使是政府也无法为企业违约全部买单。“投资者必然要承担部分损失,银行承担部分损失,企业自己要承担主要损失,部分企业破产倒闭难以避免。”

“现在看起来至少部分企业违约无法还债。”向松祚表示,“一些僵尸企业多年亏损,完全靠银行贷款和政府补贴撑着。肯定有一部分会形成银行呆坏账,投资者也会蒙受损失。都要为过去盲目的疯狂扩张付出代价,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表示,未来会有越来越多企业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机,银行放贷会更加收紧。

对于煤炭和钢铁两大产能过剩行业的未来走势,国金证券研究所分析师潘捷认为,煤炭行业维持弱势,债权类资产回避为上。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